首   頁
 
 - 最新動態
 - 道心语境
 
養生師查詢
 快速導航
·公告合同書
·諮詢預約
·影像諮詢
·聯繫我們
·工作機會
·養生師值班安排
 
 
 
  道心语境
对“辣子醒脾”的思考 2017/10/14
                               北京 徐怀书

     “辣子醒脾,这个词组是大道养生堂承恩老师首创的,在《中医大词典》中查不到,在历代古圣先贤的医书中也从未见到。丁酉年四之气中,承恩老师用辣子醒脾之法,指挥全国各地的时令养生师为顾客调理不适,其效果如桴鼓相应,如拔刺血污。成千上万的顾客从辣子醒脾中受益,感恩赞叹之声不绝于耳。本人是辣子醒脾战役的参与者之一,经历了一个从迷惘、实践,到感悟、惊叹的过程。

    一、信手拈来全是

    辣椒,别名辣子、辣角、牛角椒、红海椒、海椒、番椒、大椒、辣虎、广椒,从古至今,只用制作菜肴的佐料。西安有油泼辣子面,市井有牛羊肉烧烤蘸辣椒面,酱坊有用辣椒做辣椒酱,如此等等。

    考寻列代医药书籍,并无辣椒入药之记载。《神农本草经》中没有辣椒,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也无辣椒的影子。中国汉字中的,原指花椒,《诗经.周颂》中曰:有椒其馨,胡考之宁,意思是花椒香气远闻,能使人们平安长寿。《齐民要术》也有记载。花椒作为中药用途广泛,我国最早的药学著作《神农本草经》即有花椒作用的描述,称花椒久服头不白,轻身增年。花椒在古代野生于秦岭山脉海拔1000米以下地区,现分布全国各地。史上又称川椒、汉椒、巴椒、秦椒、蜀椒等。

    辣椒是泊来品,被四川人称为海椒,说明它是从海外传进来的。据考,辣椒在明末从美洲传入中国,名曰番椒、胡椒,最初只是作为观赏作物。明《草花谱》记载了番椒,到清代嘉庆以后,黔、湘、川、赣几省已经种以为蔬无椒芥不下箸也,汤则多有之择其极辣者,且每饭每菜,非辣不可。辣椒在川湘楚赣之地广为流行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区域地理环境潮湿,上古多称其为卑湿之地,广食辣椒,能刺激唾液分泌,开胃振食欲兼以发汗。

    可是,承恩老师却将这个制作菜肴的佐料当作,在丁酉年四之气中发挥了近乎神奇的作用。

     二、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丁酉年四之气,十年九不遇,很是别扭。别扭的原因,一是年运木运不及,温气升发之力不足;二是年支酉金,燥气横行;三是阳明司天,上半年当热不热;四是四之气本应行长夏令,但水星驾临而为客,湿土上应而为主,这个太阳寒水加太阴湿土的格局,让北半球的生灵遭遇了一场实实在在的夏秋行冬令

    有素体脾气虚弱者,值此之时,寒湿交加,中枢不运,大腹胀满,腹痛腹泻;

    有脾虚湿困者,值此之时,头身困重,湿阻中焦,不思饮食,四肢浮肿,大便溏薄;

    有肾气不足者,值此之时,命门火衰,不生脾胃土,完谷不化,小便清长,夜尿频频;

    有肝郁不舒者,值此之时,木郁土壅,肝脾不和,郁郁寡欢,手足逆冷,泄利下重。

    因水寒、土湿、木郁,阻遏人体气机,导致升降反作,五脏精气当藏而不能藏,六腑化物当泻而不能泻,头晕目眩者有之,关节疼痛者有之,失眠不寐者有之,心悸怔忡者有之,喘咳不已者有之,上热下寒者有之,诸多不适蜂起,变证叠出。

    上述各种不适,要么去医院就诊,要么就咬牙扛着。老百姓历来为看病难而头痛,但不去医院在家扛着也不行。没什么别没钱,有什么别有病,这是北京人口头禅。当广大顾客处在此窘境时,承恩老师发动全国养生师在大道堂系统内展开了一场无声无息却震憾人心的辣子醒脾战役。在持续的战斗中,辣椒——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百姓菜肴中的佐料,在承恩老师的手中却成了一个冲锋陷阵、补偏救弊的大将军角色,辅之以大道养生堂的基本养生食品,匪夷所思地使广大顾客的诸多不适消失于无形。全国各养生堂的情况反馈如雪片般飞来:头晕耳鸣的好了,脾虚作泄的好了,上热下寒的好了,大便不通的好了,关节疼痛的好了,失眠多梦的好了,甚至还有多年的陈寒痼冷、老肠胃病,或久治不愈的顽疾,通过吃辣椒也好了。

    辣椒这个东西,怪也哉,复又奇也哉。

    三、 辣椒辣醒梦中人

    老实说,我不喜欢辣椒,原因在于,本人为阳盛体质,稍有点事一着急就上火,因为反复地上火牙痛,结果拔掉了十几颗牙。平时看医书,知道辛甘发散为阳,辛者能散、能润、能横行,加上古医书并未将辣椒列入其中,因此,我固执地认为这个东西偏性太大,不仅不能入药,而且不宜多食用。当承恩老师象变魔术一样用辣椒把一大批顾客的不适调理好之后,我由惊奇陷入了沉思。辣椒既然不能登入《药典》之雅堂,为什么却能在丁酉年四之气这个特定的气候阶段发挥如此奇妙的作用呢?经过认真反思,我得出如下结论:

    1.乱世要用重典。

    丁酉年四之气,季节处于盛夏,主气为太阴湿土,当令客气为太阳寒水。这种气机的格局类似于东北人睡觉的大炕,不但没有生火取暖,反而还盖了一床湿棉被。可想而知,在这种特定的气候条件下,人体五脏六腑的气机必然会受到影响。

    在人体中,心在上,肾在下,肝肺分两侧,脾胃居中焦。水火立极,左升右降,这是气机运行的正常生理状态。但这种生理状态的维持必须有两个前提:一是肾水要向上蒸腾以温心阳,心阳得温则心火以明;二是脾胃必须燥湿相济,脾恶湿,胃恶燥,脾湿则不能升清,胃燥则不能降浊。

    丁酉四之气,寒水之气下压,下压则心火不明;寒水属阴,湿土之气亦属阴,两阴相合,同气相求,则脾气愈湿,脾愈湿则无以运化精微,代谢水液。这会造成人体内的气机紊乱,升降失常,出现多种不适。在此雾霾满天、清阳不升的情况下,惟有用辣椒辛温发散,以燥引燥,方能穿雾破霾,燥湿醒脾,拨乱反正,还清虚之脏一片净土。反之,简单的温阳化水或利水渗湿之法,只能解一时之忧。这就是四之气后半段养生调理中辣椒大显神威的机理。

    2.异病同治格局大。

    中医历来讲究有是证,用是方,其特色是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所以有一方治一病的传统。以此而论,承恩老师在四之气中开出的辣子醒脾方,不符合上述精神。因为他在四之气中,不论顾客有什么不适,全用一方调理。但是,中医还有一句话,就是一切看疗效。在这个大前提下,可以同病同治,也可以异病异治,可以同病异治,也可以异病同治。同病同治和异病异治很好理解,但同病异治和异病同治就不一样了。所谓同病异治,说的是同样的病症表现,但可能是不同的证型所致,这时需要对证施治,不能使用同一个方。所谓异病同治,说的是不同的病症表现,但属于同样的病机证型,这时就可以根据病机,以一方而定天下。

    由此而论,辣子醒脾方不是误打误撞,而是针对病机,具有极强的靶向性。自古到今,人们都认为中医是时间医学,中医开方就是开时间,因为在不同的时空下,会出现不同的致病因素。四之气寒湿交加的致病因素,正因为病机独特,所以才给了辣椒施展才华的舞台。许多顾客对辣椒功能的惊叹,也恰恰说明了异病同治的科学性。

    3.大医手中无定方。

    我在四之气的后半段作了一次试验,让家人炒了一碗干辣椒,我一顿全部吃下。说实话,边吃心中还在为是否会上火而忐忑。吃完一昼夜,不但毫无上火迹象,反而因汗出浊去而心身畅快。从此,我便对顾客现身说法,建议身体不适的顾客在秋分前大胆适度使用。而几十名顾客的反馈也证明,辣椒确实在特定的气候有特定的功效。

    由此,又让我想起承恩老师的许多养生调理之法,看上去一味中药都没有,可是就能够呼应顾客对健康的需求。2015年的砀山梨,使若干肺气不降者安然度过多事之秋;2016年的人参汤,又使若干因气虚导致不适的顾客补足了阳气;2017年的辣子醒脾战役,针对的是时空,顾护的是脾胃,解决的寒湿,理顺的是气机。从中我得出的启示是:大医手中无定方。而真正的大医,需要仰天俯地通神明,神明通则格局广,格局广则思路出,思路出则天下万物皆可为药,横扫千军如卷席。相比之下,高山仰止,我们要急起直追。

 
Copyright © www.dadao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大道堂中醫養生研究院 | 北京大道堂食品有限公司 | 北京市西城區平安裡西大街8號(新址) 100034 | 客服電話:010-83571618
備案:京ICP備0600324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600